重建信任,合力疏通全球经济堵点(环球热点)

发布时间:2024-03-02 13:42:34 来源: sp20240302

  近日,各大国际机构陆续发布报告,纷纷下调对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反映出全球经济恢复增长动力不足的态势仍在延续。

  在日前举行的以“重建信任”为主题的世界经济论坛2024年年会上,包括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在内的众多人士呼吁,面对债务危机、通货膨胀、贸易不振等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应当重建信任,采取有力有效的合作举措,共同破解全球经济堵点难点。

         

  增长动能不足,国际机构下调预期

  世界经济论坛2024年年会近日发布《首席经济学家展望报告》显示,半数以上的受访首席经济学家预计2024年全球经济将走弱,70%的首席经济学家表示地缘经济将加速分裂。

  对此,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萨迪娅·扎希迪表示,新近发布的《首席经济学家展望报告》凸显了当前经济环境的不稳定性。在分化加剧的情况下,全球经济的韧性在未来一年将继续受到考验。萨迪娅·扎希迪指出,尽管全球通胀正在缓解,但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全球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不平等现象趋于恶化,这凸显了全球合作为可持续、包容性的经济增长积聚动力的迫切性。

  今年以来,主要国际机构普遍下调了对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

  据路透社报道,1月上旬,世界银行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连续第三年放缓,从2023年的2.6%降至2024年的2.4%,这将使2020年—2024年成为全球经济30年来增速最慢的5年。世界银行表示,尽管全球经济在2023年面临衰退风险时表现出韧性,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将带来新的挑战,导致大多数经济体在2024年和2025年的增长速度不及过去10年。

  联合国1月发布的《2024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测,世界经济增速将从2023年的2.7%降至2024年的2.4%。报告指出,利率居高不下、地缘政治冲突升级、国际贸易不振、气候灾难多发,对全球经济构成严峻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24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从2023年的3%小幅下滑至2.9%。

  “不同于2023年国际社会对全球经济相对乐观的预期,如今各方对2024年全球经济前景的期待归于谨慎。首先,从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来看,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考验。尤其是主要发达经济体方面,相关数据显示美国经济自身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非常突出,美联储长期加息带来的滞后影响不断凸显,2024年美国大选将进一步增加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欧洲经济深受地缘政治冲突拖累,尚未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经济增长持续低迷,给整个欧洲经济蒙上阴影。其次,从客观因素来看,新冠疫情造成的疤痕效应、美欧激进加息形成的滞后效应以及局部地缘政治冲突久拖不决引发的复合效应,都将给全球经济带来新的挑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研究员倪建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知名经济学家、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认为,总体来看,2024年全球经济不容乐观。值得注意的是,2024年,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将举行选举,在全球经济产出和总人口中都占不容小视的比重,这将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诸多风险叠加,需要全球合力应对

  2024年,全球经济主要面临哪些风险,该如何疏通堵点、恢复增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马洪基金会名誉理事陈文玲认为,2024年全球经济主要存在以下风险:一是战争风险。2024年地缘政治经济关系紧张和全球安全局势紧张可能继续加剧,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的外部环境;二是通胀风险。目前全球的通胀率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在高位,且导致通胀的问题仍在,还有反弹的可能性;三是债务风险。与以往债务浪潮相比,当下的债务浪潮呈现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增长最快的特征;四是产业链供应链脱钩断链风险。具体影响因素包括美国试图继续推动产业链重塑,全球供应链中心将逐步调整,全球中间品贸易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流速、流量和结构加快调整变化;五是货币政策风险。2024年美国的货币政策将出现转向,从连续升息转向降息,这会不会导致新一轮流动性泛滥,需要观察;六是能源和大宗商品的风险。受乌克兰危机、巴以冲突、能源转型、大国竞争博弈的影响,能源和大宗商品市场仍处于高风险或高位震荡的状态;七是生态环境风险。海平面上升、火山爆发、森林大火、生物多样性丧失、空气污染、塑料污染等挑战将持续影响世界生态环境;八是政治动荡政权更迭的风险。2024年是多国大选之年,多个国家和地区政权更迭,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以及对全球经济都会产生较大影响。

  “世界经济要恢复增长,最重要的是排除过多的人为干预,使其内生动力正常化。可以看到,此前美国过度干预的经济政策已给全球经济造成负面效应,且这种负面效应持续发酵。例如,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经济竞争力,连续加息,提高关税,加大产业补贴,出台一系列歧视性经贸政策。这种基于零和思维、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政策阻碍正常的经贸往来,并且产生严重外溢效应,波及抵御能力较弱的其他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损害日益明显。”倪建军说。

  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指出,2024年全球经济面临诸多下行风险。世界银行认为,在当前形势下,需要全球合作来提供债务减免、促进贸易一体化、应对气候变化和粮食安全问题等。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合作晴雨表》,在2012年至2020年,全球合作呈上升态势,但从2020年到2022年,全球合作指数开始掉头向下。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丁纯指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和平发展是主导议题,如今一些国家出台新政策,搞“脱钩断链”,导致各经济体之间信任的缺失。

  “在全球经济恢复增长的过程中,恢复各国之间的信任非常重要。某些国家试图拉小圈子,在小范围内建立所谓的信任,并将科技和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这只会加大全球分裂,加剧‘信任赤字’,进一步增加其他国家的发展成本,导致全球经济形势恶化。信任建立在我们对人类美好未来的憧憬并愿意为之共同努力的基础之上。中国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重建全球信任指明了正确方向。”倪建军说。

  中国经济回升向好,为世界提供更多机遇

  世界经济论坛总裁博尔格·布伦德日前表示,当前,中国正在从基于投资和基础设施等的增长转向基于创新引领的增长。中国在全球经济和全球贸易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可以为推动各国重建信任作出重要贡献。

  在全球经济面临风险和挑战之际,国际社会的目光汇聚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期待2024年中国能继续为全球经济带来正能量、注入新动能。

  近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2023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2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突破126万亿元,同比增长5.2%,高于2023年初确定的5%左右的预期目标。

  对于中国经济交出的这份成绩单,国际社会给予积极评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作为贡献全球增长1/3的重要经济体,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对中国、亚洲和全球都是好消息。萨迪娅·扎希迪认为,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中国经济健康发展将为世界其他地区带来非常积极的溢出效应。

  近期,多个国际组织及商业机构纷纷上调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认为中国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其中,IMF上调了0.4个百分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上调了0.1个百分点。专家分析认为,这表明国际社会普遍看好中国2024年经济发展前景。

  胡祖六认为,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2024年中国经济表现依然值得期待。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来自消费、科技创新和民间投资等。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不断提振消费者信心和投资者信心。此外,近年来中国涌现出大量全球领先的创新企业,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医疗健康等领域涌现大量投资机会。中国经济韧性很强,拥有巨大投资机遇。

  “近年来,在外部环境剧烈动荡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内生的稳定性日益突出。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目标明确,政策连贯,为不确定的世界经济提供了宝贵的确定性。”倪建军表示,近年来,中国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并且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等平台,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与世界共享机遇。2024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5周年,是实施“十四五”规划的关键一年。中国在2023年出台的相关经济政策的效力将在2024年进一步释放,同时新的政策也在不断酝酿推进。“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支撑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素条件在不断积累增多。相信2024年中国经济将持续回升向好,值得世界期待。”倪建军说。

(责编:岳弘彬、牛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