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赵大河:所有的写作都离不开童年经验

发布时间:2024-05-22 18:53:55 来源: sp20240522

   中新网 北京1月12日电(记者 上官云)“所有的写作都离不开童年经验。我们写历史小说的时候不可能回到历史,你调动的还是人生的经验,对人的认识,对童年、对世界的感受。”提起创作的相关话题,作家赵大河提出了以上观点。

  11日,赵大河新作《时间与疆域》(六卷本)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到场嘉宾围绕这套新书的内容、风格,以及创作感悟等等,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时间与疆域》(六卷本)。河南文艺出版社供图   《时间与疆域》(六卷本)。河南文艺出版社供图

  “时间与疆域”共六卷,是赵大河最新作品精选集,共192万字,收入作者近年来获奖及颇受读者喜爱的作品,包括《灼心之爱》(中篇小说集)、《我们的路》(长篇小说)、《献给爱伦·坡的玫瑰》(艺术随笔)、《大魔术师》(话剧剧本)等等。

  据出版社介绍,近年来,赵大河致力于底层写作,挖掘底层的光芒。在《灼心之爱》里,可以看到爱的另一种面孔:是义不容辞的担当,是无怨无悔的支撑;《侏儒与国王》讲述了一个小人物——宫廷小丑侏儒的心灵成长。底层的伦理、人性和道义,同样是复杂而发人深思的。

  有观点认为,从创作风格上看,赵大河熟悉小说的结构、细节、情节,善于感悟哲思,对人性的幽微有着敏锐的洞察,再加上擅长运用灵活多变的艺术表现形式,从而作品呈现出饱满而澄澈的境界。

  知名作家邱华栋表示,赵大河的这套作品散发着一种纯文学的光芒,“我们必须要强调纯文学和纯艺术,非常独一无二的、精粹的东西和力量,跟一般意义上的写作不一样,恰恰是赵大河的一直在追求的东西。”

  谈起本次发布会的主题“低处的光芒——底层的人性、伦理和道义”,赵大河觉得,自己写的小说人物很多是低处的,“比如侏儒,他从低处看这个世界;我写赶车的,这些人真的像尘埃一样,在大地上行走。”

  “那些我写的主人公,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就是人性的善良的光芒。让我看到了,我觉得应该表现他们的生存境遇。”他如是说道。

  在写作中,赵大河尝试过散文、小说等多种文体,“总的来说,我还是在小说上下功夫比较多,虽然也做了影视、话剧,心思主要还在小说上。我总想写点不一样的小说,就是那种有点探索性,表现手法多样的,有穿透力的作品。”(完)

【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