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摄影家夫妇:透过镜头“寻美”神秘与遐想的非洲大陆

发布时间:2024-04-15 03:57:47 来源: sp20240415

   中新网 济南3月12日电 题:旅行摄影家夫妇:透过镜头“寻美”神秘与遐想的非洲大陆

  作者 王采怡

  炎炎烈日下,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村庄里,一群近乎赤裸的孩童正在泥水坑里玩得不亦乐乎,高高抛起的泥水珠映着孩子们黝黑的笑脸。远处的摄影家夫妇侯贺良、渠晋湘先后举起相机,在快门的“咔嚓”声中定格这些瞬间。

  “他们是衣不蔽体、玩具匮乏的孩子,却拥有富足而纯粹的快乐。”渠晋湘被孩子们的热情打动,创造出摄影作品《泥娃娃》,并收录进她与丈夫侯贺良的新书《寻美非洲》之中。

泥娃娃。渠晋湘 摄

  微笑是最好的“通行证”

  从2010年开始,侯贺良、渠晋湘夫妇曾数十次访问非洲大陆,足迹遍布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南非等10余个国家。夫妇二人用镜头记录下非洲特色的风情故事,并把它们传播到地球的另一端。《寻美非洲》由此诞生。

侯贺良、渠晋湘新书《寻美非洲》。受访者供图

  “非洲的经济相对落后,原始生态造就了这里独特的风貌,有些部落允许持枪,有些部落有食人族,我们需要适应这种环境并进行摄影创作。”渠晋湘回忆起最惊险的一次旅程,是一个部落不允许随意拍照,他们与对方协商付费后进行了短暂拍摄,最后却依旧被追赶着“落荒而逃”。

  当然,非洲大陆许多部落风土人情淳朴友好,成为他们的主要创作素材。此时,“微笑”化身国际交流的“通行证”。“非洲是一个多语言地区,有时翻译存在困难,肢体语言和微笑就是‘通用语’,一个简单的笑容就能让对方感受到善意。”渠晋湘表示,在抓拍一些不可多得的“瞬间”时,也应当尊重拍摄对象,不可干扰对方的正常生活。

黄昏中的穆隆达瓦渔村。侯贺良 摄

  逐光拍摄做“全天候”摄影家

  翻开《寻美非洲》,《雨中行》《蓝色沙漠》《火烈鸟的爱情》《摩洛哥少女》……风景、动物、人文等不同题材的照片各放异彩。侯贺良告诉记者,这并非按照个人喜好刻意为之,更多是“看到什么拍什么”的机缘巧合。

角马过河。侯贺良 摄

  “旅行摄影与常规摄影不同,它具有多变性,考验摄影者对‘美’的发掘能力,随时调动拍摄欲望。”在多年的旅行摄影实战中,侯贺良对主题的驾驭、对角度的选择越来越游刃有余,往往根据拍摄现场“量身定制”主题与角度。

  在侯贺良看来,优秀的旅行摄影家应当成为“全天候”摄影家。对旅行摄影家而言,来到某个国家,就要适应这里的地理、气候特征,接受任何糟糕的天气。“小到一天24小时,大到一年12个月,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拍摄,这是一个成熟摄影家的必备技能。”

资料图:侯贺良。(受访者供图)

  侯贺良认为,“有光就有摄”,这个“光”并不单指晴天的太阳光,夜晚的星光、阴雨天的光线等特殊气候的“光”也要多加捕捉,此时往往能拍出意想不到的优秀作品。

  人物摄影最抓人心

  不同于风光摄影家或纪实摄影家聚焦于某一种素材,旅行摄影家往往涉猎广泛,风景、动物、人物都在拍摄范围内,但渠晋湘心中依然有所“偏爱”。“风光是静止的,当大家站在同一个角度,选择同样的光圈大小、快门速度,拍摄的照片质量差别不大。”渠晋湘认为,旅行摄影家想“出彩”,应当把重点放在人像摄影上。

珍珠水帘。渠晋湘 摄

  当渠晋湘看见鲜活的非洲人物,看见他们不同于传统审美的英俊和美丽,肤色、服饰、轮廓、表情与亚洲人不尽相同,她会下意识地举起相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拍摄。不论近距离抓拍,还是远距离的全景,这种创作都让她感到兴奋。

  “那幅《泥娃娃》拍摄完成后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再贫穷的生活也能让人感受到快乐。”每一幅人像作品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这些照片里透出来的喜悦、悲伤、深沉总能触及对渠晋湘的灵魂深处,让她思考良久。

资料图:渠晋湘。(受访者供图)

  “用相机看世界和用眼睛看世界不一样,摄影不是简单地按快门键,里面包含全方位的知识。”渠晋湘认为,想创作独一无二的摄影作品,就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调动自己的摄影创造力,这与摄影师的能力、悟性和经历等都分不开。“眼要看得见,脚要跟得上,用几十年磨炼的功夫去抓取一瞬间的永恒。”

  用镜头“寻美”神秘与遐想之地

  旅行摄影忌讳太强的“功利心”,有时候即使准备充足,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也很难拍出好作品。侯贺良、渠晋湘夫妇几次前往非洲都没有拍到最佳位置的大迁徙,同行者焦躁烦闷,但他们始终保持好心态,事与愿违就随遇而安,这种豁达也是他们的生活态度。

出征。渠晋湘 摄

  作为一对摄影伉俪,侯贺良、渠晋湘夫妇20多岁相遇,此后相伴50余年。侯贺良曾赴近70个国家拍摄,渠晋湘也曾抵达40余国摄影采风。媒体人出身的侯贺良拍摄时更关注内容,而教师出身的渠晋湘则更关注形式,在几十年的相知相守中,二人的风格也相互渗透影响,共同朝着“唯美与感染力完美结合”的目标前进。

荒原之恋。侯贺良 摄

  “世界是一本大书,旅行摄影就是最好的阅读。”此前,侯贺良与渠晋湘的南极摄影作品集《寻美南极》出版,广受好评。如今,《寻美非洲》问世,把另一处充满神秘与遐想之地带进大众视野。他们计划在未来几年继续游历亚洲、欧洲,坚持把“寻美”系列做下去。(完)

【编辑:付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