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火锅在瑞典引领新“食”尚

发布时间:2024-05-22 20:22:50 来源: sp20240522

   中新社 北京1月18日电 题:麻辣火锅在瑞典引领新“食”尚

   中新社 记者 吴侃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瑞典斯德哥尔摩朝日火锅店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店外大雪纷飞,店里却气氛火热,食材在红油中翻滚跳动,辣椒与花椒激烈碰撞,空气中升腾起热气和香味,亲朋好友们围着火锅,边煮边涮,边吃边聊。

近日,瑞典斯德哥尔摩朝日火锅店的鸳鸯火锅和菜品。(受访者供图)

  这是朝日火锅老板叶美芳给记者传来的视频中的场景。叶美芳向记者介绍,朝日火锅是一家经营了12年的老店,12年前大部分瑞典人还不知火锅为何物,如今火锅店如雨后春笋般在斯德哥尔摩街头涌现,麻辣火锅俘获了众多食客,在当地引领起新“食”尚。

  叶美芳祖籍浙江青田,2003年开始在斯德哥尔摩从事中餐业,2009年她接手了这间位于斯德哥尔摩音乐厅附近的铺面,决定开一家四川火锅店。“店铺装修了2年,中式风格的餐桌餐椅、火锅炉等都是从中国采购,店里还布置了‘福’字、中国结等中国风装饰。”叶美芳说。

  朝日火锅的厨师席师傅是四川人,火锅底料都是由他炒制的,二荆条辣椒、大红袍花椒、豆瓣酱等香料是从四川空运而来。菜品根据当地人喜好做了调整,当地人不吃动物内脏,肉类就用牛羊肉、海鲜和各类丸子,主食有面条、粉丝和河粉,小料有芝麻酱、沙茶酱、香油等18种。

瑞典斯德哥尔摩朝日火锅店的菜品。(受访者供图)

  最初,火锅店也经历过一段困难时期,叶美芳说:“在我们之前斯德哥尔摩没有四川火锅店,最初来吃火锅的只有华人食客。后来一些当地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进店里,我们手把手地教他们涮火锅,告诉他们不同的肉类要涮多长时间,如何调配小料。”

  叶美芳还根据当地人对辣味的接受程度,用百分比来量化锅底的辣度,提供多样化、可定制的口味。她说:“大部分瑞典人能接受70%到80%的辣度,也有一些食客要‘中国辣’,也就是正宗辣度。我们还提供清汤锅、番茄锅和寿喜锅,适合不能吃辣的食客和小朋友。”

  “如今喜欢吃火锅的当地人越来越多了,我们店里的食客大部分都是当地人。”叶美芳说,店里有140个位置,客人多的时候,大家干脆提着电磁炉在没锅炉的位置涮火锅。每逢圣诞节,也有很多当地人提前预订,在店里吃圣诞餐。

2023年12月26日,食客们在朝日火锅店里就餐。(受访者供图)

  除了火锅外,店里也有辣子鸡、回锅肉、水煮鱼等麻辣味浓的川菜,最受欢迎的当数招牌无骨辣子鸡。叶美芳说:“原本辣子鸡应该用带骨鸡肉,但瑞典人不吃带骨肉,于是我们改用鸡腿肉,把盐、玉米粉和鸡肉混合,油温七成热时将鸡肉下锅炸,最后放干辣椒、花椒、蒜薹等爆炒,这样做出的辣子鸡既保证了鸡肉的鲜嫩,又使表皮香脆。”

  在叶美芳看来,中餐来到海外,一定程度的本土化是必然的选择,但本土化不是调整摆盘方式、上菜顺序,简单地给中餐套上“西装”,也不是完全丢弃中餐的韵味与传统,舍弃原味“全盘西化”。“应该精准地把握当地人的口味,对菜品进行改良,同时从西餐中汲取灵感,不断推陈出新。”

  近两年,瑞典出现了一些新式连锁中餐店,经营包子、肉夹馍等小吃,店铺规模小、店员少。叶美芳说,不同于这些新式中餐店的快速成长,朝日火锅这样的传统中餐店面临难题,一方面,中餐对烹饪技术要求高,好的厨师非常难找;另一方面,电费、煤气费和菜价上涨也导致利润下降。

  谈及应对策略和未来规划,她表示:“我们会继续改进和优化菜品,计划加入饺子、馄饨等小吃,同时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在社交媒体上宣传麻辣火锅。此前我们在中秋节举办的团圆饭活动效果很好,后续也计划在春节等中国传统节日举办丰富的活动,进一步推广中餐文化。”(完)

【编辑:史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