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大涨“来袭”:外贸企业加码外汇套保锁定结售汇合理价格

发布时间:2024-03-02 14:24:02 来源: sp2024030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植 上海报道

  截至11月22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徘徊在7.1520附近,这意味着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累计涨幅接近1700个基点 。

  人民币汇率骤然大涨,无形间对外贸企业结售汇损益带来较大影响。

  记者多方了解到,面对人民币汇率大涨,多家出口企业承认11月结汇金额较以往有一定幅度的缩水,但得益于企业此前签订了远期外汇掉期合约,令出口外汇收款结汇价格仍保持在一个较好价格,确保企业营收与利润相对稳健。

  与此对应的是,多家进口企业坦言人民币大涨的确降低了企业购汇支出,但考虑到人民币汇率大幅双向波动,他们仍倾向通过人民币期权与远期外汇掉期合约锁定一个相对合理的购汇价格,既能减少企业额外的购汇开支,又能确保企业相对稳健的经营。

  数据显示,面对近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幅度加大,国家外汇管理局大力发展外汇市场的服务功能,构建长效工作机制和全覆盖服务体系,为众多企业汇率风险管理保驾护航。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汇率避险“首办户”企业分别新增超过3.3万和2.7万家,企业外汇套保率从2016年13%提升至2022年24%。

  一位股份制银行跨境业务部人士向记者指出,随着越来越多企业通过外汇套保方案对冲了汇率波动风险,当前人民币汇率大起大落对他们经营稳健性的冲击日益减弱。

  “11月以来,尽管人民币汇率持续飙涨,但跟风结汇止损的出口企业较以往明显减少,急于购汇降本的进口企业也不如以往那么多。这令外汇市场的羊群效应明显减弱。”他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骤然飙涨,不少海外长期投资机构考虑到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幅度相应加大,在加仓中国资产同时悄悄增加了人民币汇率对冲操作,相比而言,多数对冲基金似乎看好人民币进一步上涨,反而不做任何汇率风险对冲操作。

  进出口企业缘何淡定应对

  一位电子消费品出口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受11月人民币汇率大涨影响,在同等出口业务规模的情况下,当月他们出口外汇收款的结汇金额较以往少了约2.4%。

  “所幸的是,我们此前通过远期外汇掉期操作,锁定了大部分出口外汇收款的结汇价格,有效缓冲了人民币汇率大涨对企业出口业务营收的冲击。”他指出。

  上述股份制银行跨境业务部人士告诉记者,受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大涨影响,出口企业的外汇收款结汇意愿有所回落。但是,由于众多出口企业已通过人民币期权与远期外汇掉期操作,锁定了大部分外汇收款风险敞口的结汇价格,因此他们面对此次人民币飙涨显得相对淡定,跟风结汇止损的状况较以往明显减少。

  在他看来,正是上述外汇套保措施令汇率风险得到明显缓释,越来越多出口企业将精力更多放在如何拓展海外新市场以做大业务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临近年底企业对外付款高峰期来临,人民币汇率大涨无形间降低了进口企业购汇开支。

  一位进口企业副总经理向记者坦言,11月人民币汇率大涨令企业可以节省数十万的购汇开支,但企业不急于迅速购汇。因为企业此前买入了一份基于购汇的远期人民币期权合约。

  “目前我们每天都会密切关注人民币汇率波动,评估到底采取哪种措施能令企业节省更多的购汇开支。若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令远期人民币期权合约所带来的降本效果更好,我们仍会选择它。”他告诉记者。买入基于购汇的远期人民币期权合约,其实是给企业降低购汇成本提供了一个新选择。

  一位大豆进口加工企业运营总监向记者透露,尽管近期人民币汇率大涨,但企业对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仍然“捉摸不透”,加之人民币大幅双向波动已成常态,他们仍采取相对另类的汇率避险措施,即一船(进口大豆)押汇人民币,一船押汇美元,并交替循环操作,以此抵消人民币汇率波动所带来的企业购汇开支“超预期”冲击。

  记者多方了解到,面对此次人民币汇率大涨,不少外贸企业“淡然处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积极推动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令汇率风险对企业经营的冲击容易减弱。

  数据显示,今年前9个月,货物贸易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占同期货物贸易本外币跨境收付金额的比重为24.4%,同比上升6.9个百分点,为近年来最高水平。

  “目前,我们企业对外贸易的人民币结算占比约在15%,打算明年底能再提升10个百分点。”前述电子消费品出口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人民币汇率大涨令海外企业接受人民币的兴趣进一步提升,恰恰是中国企业推进对外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新机会。

  海外资本分歧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受人民币汇率大涨影响,多家海外长期投资机构在加仓中国资产同时,悄悄增加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操作。

  “这背后,是他们认为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涨幅过快过猛,未来可能存在剧烈波动风险,因此他们通过买入离岸市场远期人民币掉期合约,或波动性套利衍生品锁定自身中国投资组合的汇率风险。”一位欧洲资管机构驻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透露。

  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对冲基金在加仓A股资产时并未考虑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究其原因,相比海外长期投资机构更关注投资组合净值波动稳定性与收益稳健性,对冲基金更强调绝对收益最大化,若增加人民币汇率对冲操作,他们将不得不支付一笔额外的费用,令整体收益回报受影响。

  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部分海外对冲基金之所以不对人民币汇率风险开展对冲操作,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依然被低估——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中美关系有所改善,加之美联储加息周期或已结束,这些海外对冲基金经理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合理估值应在7.05-7.1之间。因此,在人民币汇率尚未达到这些对冲基金认定的合理估值区间前,他们认为自己无需对人民币汇率风险做任何对冲操作。

  在他看来,未来人民币汇率涨幅有多大,很大程度受制于美元指数跌幅。若华尔街认为美联储加息周期结束将令美元指数继续大幅回落,人民币汇率的合理估值区间势必会进一步被上调,令对冲基金们在加仓中国资产时,更有底气不做任何的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操作。 【编辑:叶攀】